在民意压力下尽一切可能讨好选民

来源:http://www.email-m.com 作者:88集团娱乐网址_方块娱乐官网下载_金沙电子娱乐p_奥飞娱乐官网 2021-05-26 17:02

王建民向导报记者强调,台湾经济的政治制约因素太多,没人用心搞经济,民进党“逢中必反”、“逢马必反”,只会骂人,不懂建设,他们希望经济搞不好,自己才有机会上台。民进党动不动就“倒阁”、“罢马”,不断给执政党出难题。没有稳定的执政团队,不利于政策落实,对经济伤害很大。

曾在蒋经国时期任 “经建会副主委”的孙震,日前接受台媒采访时表示,自李登辉当政以后,民粹愈演愈烈,老百姓一反对,政策就转向,没有人敢做长期投资,造成台湾经济沉沦。

王建民称,台湾是民主政治,任何重大经济决策与改革都要接受民意的考验,并受到在野党的强力制衡甚至抵制。这是民主体制的普遍现象,也是当今全球性民主政治顽疾之表现。无论是经济现状还是政治现实,台湾经济已经很难振起与腾飞。

在福利支出方面,两大政党为了拉选票,比赛开支票,单单老农津贴在不到20年中,人均发放金额从3000元涨到7000元,如今每年财政要为此支付500多亿元。

近20多年来岛内环保意识觉醒,环保运动高涨,“环保优先”超越了“经济增长”,使得台湾几乎不再有重化工业发展,随着核四久拖不决,核电工业也将逐步退出历史舞台。石化、电力是制造业的基础,在环境保护与产业发展之间,台湾民意坚决地站在了环保一边,产业靠边站,这是经济走下坡路的重要原因。

难解的结还有“国光石化”。2005年,“国光石化”项目列入台当局“大温暖大投资”计划,2007年,台湾“中油”提出“国光石化”到云林设厂的环评申请,未能通过;2008年,又提出迁址彰化的环评申请,因当地沿海是白海豚栖息地,立即遭到环保团体强烈质疑。该项目历经波折,至今仍未通过环评审查。

马上任以来,想破头发展经济,可是台湾经济如同马英九一般疲惫困乏。从2008年至2012年5年间,台经济年均增长率仅2.9%,今年第一季度增长1.5%,延续了二十几年来台湾经济每况愈下的走势。

这个观点可谓一语中的。台湾经济状况整体上非常闷,表现为经济低迷、失业率攀高、薪资冻涨、房价过热、产业外移、被边缘化等,然而引发这些问题的除了外部因素之外,内部因素中最重要的是岛内民主化之后,民粹意识高涨,执政者一味迎合民意,屈就反对党,不敢有所担当。

一般来说,财政开支主要用于三方面:行政性开支、社会福利、经济建设。从1982年到2011年30年间,台湾经济建设支出占财政支出比重从25%滑落到14%,而社会福利(包括退休金)占财政总支出比从14%涨至28%。经济建设与社会福利的“此消彼长”,充分说明了经济建设受到冷遇。

核四指台湾第四座核电厂,1980年提出建设计划,1999年开工建设,历经蒋经国、李登辉、陈水扁、马英九共8任“总统”任期,是全球建设时间最长的核电厂,也是台湾拖延最久的公共建设案,工程预算已追加到3300亿元(新台币,下同)。

民众当然喜欢拿到的福利越多越好,在民粹当道之下,民意支持率、选票往往是岛内政治人物的唯一考量,而所谓的整体规划、长远发展更像是浮云,他们只顾眼下,哪顾得上天边的浮云!在民粹思维主导下,过度强调所谓的公平正义,牺牲了效率发展。

台湾“中央大学”教授朱云鹏曾向导报记者表示,台湾公共议题的重点不在经济上,而是在政治上,大家最关心的是族群、省籍和“国家认同”等意识形态问题,在这种情况之下,负责经济事务的官员都很低调、很无奈!民粹主义下的经济政策,也是民众想怎么改,当局便怎么改,当局并没有细致考量这些改动,会给民众带来好处还是坏处。

台湾财政收入捉襟见肘,税收占gdp比重从上世纪末的20%以上,降到了现在的12%左右,并且在逐年减少的财政收入当中,社会福利支出逐年增加,成为财政支出项目中的最大项。

因为财政紧张,台当局对于基础设施建设越发力不从心。桃园航空城是马英九首任竞选主张“爱台十二建设”的重头戏,也是连任竞选主张“黄金十年”的旗舰计划,预计投入4600多亿元。不过,饼虽画得很大,然而财政没有钱,啃不动。“政府”不投入,民间资金没信心,这个航空城至今还在纸上谈兵阶段。

如此耗资巨大的一项工程,如今却面临能不能“上岗”的考验。特别是在2011年日本“3·11”大地震引发核灾之后,台湾民众谈核色变,反核力量一浪高过一浪。核四,台湾社会难解的结!

台湾知名文化人龙应台动情地说:“若有神灯能够实现一个愿望,我希望一夜起来,台湾整个气氛变了,当你做不好的时候,我不是骂你骂到臭头,而是说,我知道时局很坏,来,一起把事情做好。”

“国光石化”又称“八轻”,是台湾第八座石化轻油裂解厂,由“国光石化”公司提出兴建计划,包括提炼原油与乙烯,外加25个石化工厂的基础建设,建成后每年产值预计5000亿元。

前两天,导报记者采访中国社科院台研所王建民研究员时,他提到了一个观点——— 台湾经济面临的是结构性困境,乃长期累积形成,民主化陷阱是造成经济困境的根本原因。

为反对而反对的政治氛围,顾小局而弃大局、顾眼前而弃长远的民粹思维,就这样重重伤害着台湾经济。难道这是台湾民主化进程必然付出的巨大代价吗?(海峡导报记者兰文)

时下,要不要进行核四“公投”,如何“公投”,仍然是岛内热议的焦点,反对续建核四力量从环保团体扩大到反对党、妈妈联盟、艺人圈等,核四争议是环保与发展博弈的典型案例。

台湾《远见》杂志创始人高希均撰文称,台湾进入民选“总统”的民主化时代后,不论国民党还是民进党执政,在民意压力下尽一切可能讨好选民,宁可举债度日,也不敢减少“白吃午餐”。“民主”政治变成了“民粹”政治,任何一个政党执政,都成了民粹的俘虏,得到短期“实惠”者,还认为“政府”做得不够多。

今年“5·20”马英九上任台湾地区领导人5周年之际,正值台湾暴雨肆虐,马英九临时取消5周年庆典活动,奔波于各地救灾。在一个灾情汇报会上,马实在抵挡不住周公的召唤,被媒体拍下一度打瞌睡的画面。